欢迎来到广东群竹律师事务所
13509282809 联系我们

您所在的位置: 广东群竹律师事务所 >媒体报道

首席律师

常峰律师 常峰主任律师,长期在金融机构和法院工作,在法院工作期间多次获得了广州市先进和广东省优秀的荣誉,参与审理了上千件民事刑事案件,具有丰富的从业经历;自成为职业律师以来,常律师带领自己的团队解决了众多的民商、刑事法律... 详细>>

在线咨询

联系我们

律师姓名:广东群竹律师事务所

电话号码:020-82608275

手机号码:13509282809

邮箱地址:564497303@qq.com

执业证号:14401201211034983

执业律所:广东群竹律师事务所

联系地址:广州市增城区新塘镇东坑三横西路8号

媒体报道

中国建筑“短命”病在何处?

隔上一段时间,中国建筑的“短命症”话题就会被翻出来说上一通,每一次重复引起的关注度丝毫没有减弱。

中国建筑的使用寿命仅30年,英文《中国日报》昨日再次旧事重提,但令人欣慰的是,住建部副部长仇宝兴表示要将建筑寿命延长至100岁。

有人说,建筑“短命”是一种“中国病”。这话经不起推敲。

首先,中国建筑并不短命,自然灾害大多会要了新楼的命,那些老建筑往往可以经历百年甚至千年屹立不倒;其次,建筑也是产品,中国制造虽说价廉,但物美之誉也由来已久。

建筑“短命”病在何处?说来说去,症结似乎很清楚,只是解决起来却并不轻松。

首先是监管。细细数来,建筑的质量标准其实并不少,但是落到实处就破绽百出,即使是安全系数要求最高的公共建筑也是百“病”缠身。“监管不严”说起来很简单,但这不是推卸责任的“万金油”。建筑是商品,每一个环节的制造加工者都有一笔成本账,如何降低成本大家各有各的办法。就拿常见的以次充好、偷工减料来说,我们都会在道德层面上谴责施工者,但是再往上延伸,结算方式上的问题有时会逼出许多背德之举。因此,谈到监管绝不能只看质量标准,而是要管住整个生产环节。更值得注意的是,对于质量的忽视,不只是出现在卖方,还出现在买方身上。房屋眼下成了稀缺商品,普通百姓并不会也无力在质量上过多挑剔。

其次是技术。英国房屋的平均使用寿命是130年,欧洲大陆则为80年,即使建筑更新较快的美国也达60年。谈到这些,也有人认为在提高建筑寿命上,我们既要认真研究传统建筑“长寿”的经验,也要借鉴最新的技术成果。不论是传统的还是现代的,采用的原则都应是安全第一、寿命第一,而不是“成本第一”。在成本和安全、“寿命”问题上,切不可舍本逐末。当然,这个问题圈内人和专家才有发言权。

再者是规划。中国建筑的“短命”并不完全是质量问题,或许相当比例是“非正常死亡”。翻看这半年的新闻,可以看到建了不到10年的星级酒店推倒重建,还能看到落成一年的学校也要清拆,一个“拆”字成了中国城市建设的关键词。一方面,这当中有政策“短视”的原因,《瞭望》几年前的报道就称一些城市为期20年的规划指标在5年内就已突破;另一方面,土地财政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,就拿最近的扬州怪事来说,两个仅有七八年寿命的住宅小区竟然被偷偷卖掉了土地使用权。

建筑“短命”,遗患无须多言。但是谈到“短命”的症结,技术层面的问题要说,制度层面的问题更要说。

不妨想一想,建筑质量越好,房产价值越高,房子寿命越长意味着折旧率越低。然而,为什么“短命”房子越来越多?明显有违常识的事,正常人都不会去干。或许还需要认真算一算产权年限的账。有着70年的“大限”,又有什么必要去建百年老房呢?



免责声明: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,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。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,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,保证您的权利。

Copyright © 2018 www. zqlvshi.net All Rights Reserved 

添加微信×

扫一扫添加朋友圈